十八、 饭 店

  受了张兰的启发,我一起手我就瞄准了外资企业,为了能打入"皇府饭店",我求张兰发挥外语和公关的优势,帮我向饭店的老板"套雌",好找个机会,把我引见给饭店的工程部。

  张兰很会办事,在"皇府饭店"住了没半个月就交了许多朋友,有一次她开了个小小的"Party",不动声色地把我和工程主管同时请上,我心领神会地自我推荐, 只是我不会喝酒的弱点暴露无遗,不过最终的效果是达到了。

  一般合资饭店多是外方投资多,最少也是五十一比四十九,谁投资多谁有管理权。外国的投资方也不是自己管理,而是花钱雇管理集团。许多大饭店都用外国管理公司或管理集团来管理,这的确有专业化、规范化的味道。

  "皇府饭店"就是用英国的管理集团,而管理集团也不用自己的人,饭店管理者最爱用菲律宾人和德国人,这些国家的人当佣人、当管家是世界闻名的,绝对服从、仔细认真、有条不紊是他们的共同优点。

  饭店各部门的第一把手都是老外,副职是中国人,中国人熟习当地的方方面面,又会精打细算,帮着老外赚中国的钱。有这么多的"汉奸"把着,挣外国人的钱并不容易。好多"中方雇员"清楚自己的"打工"地位,他们不但不当"汉奸"反而帮助中国人挣老外的钱。

 "崇洋媚外"是因为自己落后。我国的装饰工程一点也不比外国落后, 我们的古建装修,令不少外国建筑师挑大姆哥。但是要搞洋式的建筑装饰,我们的确落后了一大截,尤其是新建材、新工艺,我们必须加紧学习。

  搞"改革开放"就要让外国人来我们国家投资、引进他们的先进技术。建饭店就是让他们来吃、住、玩。

  "皇府饭店"是外国人投资兴建的,我们出地,外国人出钱。 外国人把工程造价定的高高的,也算是投资额的一部分。然后用我们的廉价建材和廉价劳动力。所以,一开工外国老板就先赚钱。谁让我们落后呢。人家就把钱挣够了,再捞几年然后再把饭店给我们。

   老外也都很精明,他们不但熟悉自己的业务专常。而且商业意识很强,尤其是精于杀价。我不懂外语,人家老外就是当面骂我也不会听懂的,还以为是夸我呢。现学外语也来不及,再说这些老外一会儿说英语,一会儿说德语,一会说菲律宾语,还时不时的蹦出一两句中文,那是代有浓重地区方言的中国话单词。听老外说汉语比听懂外语还难。不过,我什么都不怵,第一步就迈进了在当时是全市最豪华的大饭店。

  大饭店建好后,除了正常的维修外,也要根据实际情况做些适当的改建。借这个机会我就插进去了。

  饭店工程部的经理叫汉斯。一般的老外说话时表情都很丰富,汉斯拿着图纸比比划划。看他那表演也能猜懂几分意思,我也学着他的样子跟他瞎比划。

  从饭店试营业前我签的第一份定单,到我撤出这饭店。前前后后干了有三、四年。人熟是一宝,在饭店里也交了许多朋友。

  过了很长时间,饭店的地下三层"迪厅"墙壁严重渗水,饭店找了好几个包工队也没修好。有人建议把乔锦星找来,准成。

  看来我这"万金油"也出了名儿。据我分析"皇府饭店"的地下室外墙足有一米来厚,钢筋水泥墙又做了内外防水层,不可能是地下渗水,有可能是地上部分有裂缝。

  我上上下下检查了几次,终于找到了漏水的源头,原来是埋在地表的水除理管道漏了。漏出的水正好顺着抗剪缝渗到了地下室。找到了病根儿,马上就手到病除,咱们国家有自制的双液防水剂,把两种液体同时注入裂缝,两个小时后两种液体就凝固成防水的固体,然后在墙面上再涂上国产的防水涂料,完工后,老外仔细地验收了我的工程,他很满意,只要咱有新技术照样也能挣老外的钱。

  干工程就得有个好名声。有了信誉就争得了主动权,工程定单就会越来越多。为了挣这口气,也为了提高效率,我省吃检用攒钱扩大再生产,不但买了不少先进的电动工具还买了辆二手小面包汽车。揽活儿、拉料方便多啦。 八十年代,北京的装修行业刚刚起步,我正好抓住这个机会,只要有装饰、修理的工程咱都敢干,在大饭店搞高级装修挣外国人的钱。凭着我的聪明和能吃苦的精神。一步一个脚印儿的向前迈。从前学过的东西如今全都用上了。我自学过制图,画个效果图、画施工图都不算费劲。就连在"牛棚"里当小工儿的经历,到了工地上都派上了用场。

  总之,有了奋斗方向,我就拚命的干,真是"恨地无环,恨财不发!"

>>继续<<

 
 
长海星缘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