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 头 

  我的家乡在河北。河北省有个唐山市,市郊有个白石山。据老人们讲,这里曾是一块难得的风水宝地。地名虽叫白石山,其实是一望无边的漏风地,所谓"漏风地"是指地表结不成块,地下兜不住水的半土半沙的"海退",由于海平面的逐年下降,海岸线就向海洋方向移动,日久天长原来的海底竟变成了陆地,再经人们的不断开发,就出现了"沧海桑田"。

  历尽沧桑的唐山地区常出奇闻异事,就说这白石山吧,二百年前就在这片平展展的漏风地上,竟从地下冒出一块雪白雪白半透明的山石来,这山石的形状就像个端坐的道士。最奇的是这山石一年长一寸,寸寸有年轮,在这奇石的腰部有个肚脐眼儿似的盲孔,在这孔中可以看到一层白色一层灰色的年轮来。 每当节气相交,夜到子时,白石还会发出微微的磷光来,人们看到这白石的长势,将来必成高山,索性就称这巨石为白石山,从此小小的村庄就以此白石而得名。

  白石山的村民们为了表达对这块神奇白石的敬意,还特地在白石的前面盖了一间土地庙,常年香火不断。在土地庙的正南方有个清水湖,虽然湖水深不过腰,但是无论多旱的年景从不干枯,这湖水对于四周满是漏风地的白石山村来说,真是天赐的神宝。更神奇的是,清水湖边还有座不知从何而来的石匣,这石匣有一人见方,是由汉白玉雕刻而成,石匣虽有上盖底座之分,却是永远打不开的。 很早以前有个道士曾盘腿静坐在石匣上施法,时有蜣螂飞来,被道士捉住吃下。七天后道士飞逝,地面留有栗子皮,匣上留有十个字:"要想石匣开,必得洪道来"。 据说石匣里有天书,只要白石山出了大人物,洪道就来打开石匣献出天书。 到了乱造的年代不知是谁,为急于得到天书,趁乱把石匣打得粉碎,除了一股清烟升起外,一无所获。

  说起历史来,白石山本是一片杳无人烟的荒地。清朝乾隆年间, 皇上想要开发关外祖地,特敕山东省为移民重点,并传出口风:枣林庄为皇亲故地,不在移民之列。一时间全省富户,投亲靠友、走门路、拉关系,没有关系的愿花重金,哭着闹着都奔枣林庄而来。不久圣旨到:"枣林庄为皇亲故地,理应重点移民。亲兵押解所有村民,即刻起程,移民关外。违抗者格杀勿论!"新旧村民暗自叫苦,背地里大骂皇上。

  移民队伍路过唐山,有三个单身汉子发现了这块白石,坚信这儿是一片风水宝地。他们冒着被砍头的危险偷偷地留了下来。从此,他们靠这里的风水繁衍生息,也靠自己的勤劳,一代代兴旺发达。

  一日,有个憋宝的南蛮子路过白石山,发现了白石有生命的秘密。为了把这块将来能长成大山的石头据为己有,他就每天趁着夜深人静时溜到庙后,偷偷地挖石不止,没想到连挖三夜,也没有挖到白石的根部。 南蛮子暗恨这山石太大无法搬走,竟发誓破了此宝,于是他每到夜深子时就偷偷地在白石上撒尿。整整七七四十九天,这块晶莹剔透的白石竟被渍的变成了灰黄色,从此白石山村的这块大石头就再也不长了。

  无论哪里出了个大人物,乡民们都会以此为荣炫耀一番。据老人讲,这白石山的风水要是没破,村里必定会出个大人物!咱们唐山地区也是风水宝地,不是出了个李大钊,还有个节振国吗?白石山要是年年长,说不定也要出个大人物呢!

  白石山的风水被破了,石匣也被打碎了,但是村民们对"有了天书就能得道"的预言,仍然笃信不移。所以村里对稍有文化的人都倍加推崇,都希望这些人将来能看懂天书。而且大部分村民们,多是又信佛又信道,在这些信徒中最虔诚的要属我爷爷了。

  白石山有个民俗和山东水泊梁山一样:人人都有绰号。据说是"马不吃夜草不肥,人不得外号儿不富"。我爷爷也有个"望天儿"的外号,他因租种着三十多亩漏风地,所以算贫农,他有三个儿子都能在外挣钱,所以日子过的还挺富。

  我爷爷的长相极丑,不光是满脸核桃皮似的土黑色,他的上眼皮耷拉着,盖上了下眼皮,每当平视前方的时侯就得扬起头来,他总像是在观望着天国,对凡人却不肖一顾的样子,因而得了这么一个外雅内谑的绰号。

  爷爷在村里虽说是数一数二的丑男,可他娶了个媳妇却是四外八庄儿顶顶漂亮的"柴禾妞儿",全村的人都认为这是他前世修来的艳福。然而,这对我那细皮嫩肉儿的奶奶来说,却是个灾难。据我老姑奶奶说,爷爷掀起盖头时,奶奶差点儿背过气去,俩人儿的长象反差也太大了。 三生有幸,他们子孙的遗传基因,是由母系占了上风,以至儿孙后代们被异性见了,不但不会窒息,反会春意盎然呢。谢天谢地,善哉,善哉!

  我爹在村子里也有绰号,叫"结实",虽然俗了点儿,确也名符其实。爹的体形像爷爷,脸庞像我奶奶。可惜当时没有选美比赛,不然也能拿上个名次。不过,长的再精神,漂亮模样也不能当饭吃。在老家种地虽能解决吃饭问题,可过日子不光是吃饭,靠土里刨食儿,撑住个大家庭也太不易了。

  父亲十七岁那年就只身一人去了南方,投奔我的舅爷去了。在舅爷的接济下,父亲当了一名建筑工人。我爹虽是农民的后代,可是他赶上了一个好机会,当时开明绅士黄炎培在江南创立了"中华职业教育社",爹靠业余自学当了技术员。

  自从我爹在南方站住脚后,大伯也到南方和爹在一起混日子。大伯在老家上过几年私塾,文化底子虽然比我爹也厚不了多少,但他学过珠算,又年长我爹几岁,社会经验多,很快就在建筑工地上当了舅爷的助手。 说了半天您还不知道我是谁呢。我叫乔锦星,是个极平常的凡夫俗子。但是,所有的长辈们却都盼望着子女将来不凡,母亲生我时父亲已经是个工程师了,他为了给我取个"不凡"的名子,也曾费过一番心思,不但查遍了字典,还翻了许多古书。

  我的出生地在四川成都。唐朝的大诗人杜甫诗云:"晓看红湿处,花重锦官城。"由此可见成都的别名锦官城也。宋代的大诗人陆游在词曲《怀成都十韵》中自喻曰: "放翁五十犹豪纵,锦城一觉繁华梦。"成都别名又为锦城。我的老子是希望他的儿子将来能象星星一样,无论在多么浑暗的夜空中仍能发点儿亮,放点儿光。故给我取了个很亮丽的名子:锦星。然而,老一辈的期望值都比较高,在他的眼里我是一直也没亮起来。

  我是个凡人,所谓凡人,就是"肉眼凡胎",是极其普通而又平凡的人,并且是烦恼特别多的人。人生像是在苦海泛舟,你的彼岸目标越远,难度就越大,你受的罪就该越多才是。因而,无论办什么事儿,要想成功就看你有没有"能耐"。俗话说:"有多大能耐,享多大福!"你能耐得住磨难和艰辛吗?你能耐得住冷落和烦恼吗?你有能力从不幸中站起来,继续向前吗?你首先要有"能!"的意念,最后才有成功的可能,这才叫有能力。

  "能力"和"能耐"也有区别,我觉得,能够利用现有环境的人,才称得上有能力。祖上没有给我创造出优越的条件,自己也没有良好的基础,只有靠自己的这一点"能力"了!连算命的都说:"命好不如运好,运好不如时好!"当然,我也赶上过败运。一个人,只要能把败运的磨难,当成"增益其所不能"的机会,那磨难反而是有益的。

  人人都做过梦,我也不例外,只是恶梦做的多了一些。当然,我也做过"发财梦",还做过"作家梦"。说来也可笑,一个只有小学毕业文化水平的人,一个当过乞丐的人,怎么也做这些时髦的梦?这篇歪传写的就是我梦想成真的经历。也许您会误认为只有富的流了油,家有良田别墅,外有亿万资金才称得上富翁。其实不然,有的人是富了,但除了有钱以外,他仍是个精神上的穷光蛋。有的人也许只是刚刚跨过小康水平,但他在精神上却非常充实,那才是真正的富有。

  咱们凡人最容易满足──"有什么也别有病,没什么也别没钱!"其实,这就是小康的理想目标,只要够吃够喝就满足,钱多钱少都无所谓。

  既然如此,人们为啥要争命儿呢?原来谁都想在有生之年干出点儿名堂来!谁都希望人生之路顺畅点儿,可世上哪儿有那么多顺当事儿?我走过的路更是曲曲弯弯。人的能力毕竟是有限的,"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"嘛,谁也争不过天!但是"大命在天,小命在干。"无论如何,人不能混吃等死,我干了我该干的事情,我并不是死抱着"天命"不放的人。尽管我是歪打正着地走出了一条自己的弯弯小路,但这条路还是和大路并行的。 一般说来都是伟人才写传记,人们也喜欢给伟人写传记,而且大多数人也都爱看伟人的传记。的确,伟大的人物运筹帷幄、叱咤风云、制造了许多让人难以忘怀的奇迹。但是伟人毕竟是少数,大多数还在凡人之列。我们走在大街上,常常会遇到一些毫不起眼儿的凡人,也许他们一辈子也没什么大的作为,可您知道他们这一辈子要经历过多少风风雨雨?他们要排除人世间的多少烦恼和艰辛?大人物是有历史使命的。而那么多的小人物──普通的凡人呢?不也照样被历史的巨浪推过来卷过去吗?在您还没成为伟人之前,看看咱这凡人的歪传吧。 何为歪传?非正传也。我乃凡人,难入正史。虽有外传野史之文体,但多是记载大人物的蝶闻逸事之传说,故不可取。我这歪传大有"歪打正着"之含义。通过您对我的经历逐渐地了解,也许您也会觉得,世上许多厄境逼出许多人物,"歪打正着"出许多"正而巴经"的事来。

  真正的历史,其实都是由凡人写就的!

>>继续<<

 
 
长海星缘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