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小说                      鸟 市

  三爷的小少爷中专刚毕业,已经找到了满意的工作,就要上班了。三爷看着少爷"人五人六儿"的样子,打心眼儿里美滋滋的。为了让少爷更"有出息",三爷对少爷说:"别看你比老子有文化,咱在社会上混,还真有一套呢。" 少爷对老子的"一套"莫名其妙,疑惑的眼神使三爷飘飘然。"子不教,夫之过。" 三爷亲怩地拍了拍少爷的肩膀,又伸出大拇指向外一指说:"只要我在外面转一圈儿,就能挣它百八十块,这叫书本里没有的真本事。" 三爷见少爷撇嘴摇头,拽起他就向外走。在他家附近的城乡结合部,有个自发的鸟市,人来人往熙熙攘攘。

  画眉摊儿上有个中年妇女,三爷看了看那女人的画眉问:"多少钱?" 女人说:"我花三百买的,现在卖三十。" 三爷提起鸟笼子来回打量着:"不会叫吧?" 女人惋惜致极:"先头儿叫得可好啦。虽说够不上'十三哨儿'吧,织布、纺线、猫叫、狗叫……都会呢!如今也不知道咋回事儿,罢工了。气得俺老头子非要放它下岗。" 三爷说:"不会叫的是母子,最多值五毛钱。" 女人急了:"保证是公的,这俩钱儿我还真舍不得卖,可老头子见它就来气。" 三爷掏钱说:"我要了。"

  三爷提着鸟笼子走进鸟市旁边的小树林对少爷说:"你去鸟市花五毛钱买只母画眉来。"

  儿子不知老子在耍什么花活,出于好奇只管照办。原来这画眉天天和同性在一起赛歌,长时间不见异性来欣赏,有点烦了。三爷用母画眉在它眼前一晃,那鸟儿扇动着翅膀,扬着脖子又唱起来了。三爷又带少爷回到鸟市,这鸟卖了五百元。三爷向少爷扬着头胬着嘴儿,那神气劲儿像是得了"金熊奖"。

  儿子对老子的这"一套"并没有佩服得五体投地。过了一个星期,儿子向老子叫板:"您那一套早就过时了,我要出去转一圈儿,比您更火。" 三爷半信半疑地随儿子又去了鸟市,见一位中年妇女就走上前去。那女人解开上衣扣,从怀里露出一只像干猫一样的观赏狗来说:"这'吉娃娃'值五千。先生出个价儿,打个折我就卖了。"儿子慢条斯理地掏出个红袖标来,不紧不慢地往胳臂上套。那女人立刻合上衣服说:"大哥……我有眼不识泰山。您可别没收,我老公指望着卖了它看病哪……,您高抬贵手。……拿着……买盒香烟。"

  儿子接过崭新的百元券,把没戴好的袖标和钱一同塞进衣兜里,又向另一摊儿走去。三爷见此瞠目结舌,不服气地嘟囔着:"真是庄稼佬不认识澡堂子--这是什么鸡巴市(事)!"

笔名:长海 2001.9.12

联系地址:北京朝阳胜古北里9楼东侧 邮编:100029
电子信箱:changkai@netchina . com . cn 或 hanchangkai@163 . net
互联网站:WWW . CHXY . COM . CN

作者著有长篇小说《我是凡夫俗子》北京出版社98年出版

 
 
长海星缘版权所有